写于 2017-01-05 22:04:05|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| 环境

主页 | 评论 坎昆会议失败,谁最高兴

2003-09-16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(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) 经过五天五夜的紧张磋商和讨价还价,由146个成员国参加、在墨西哥坎昆举行的世界贸易组织部长级会议最终以失败收场

这一失败,归因于贫富国家的严重分歧

发展中国家要求发达国家取消其农业补贴政策,发达国家表示愿意作出一定程度的让步,比如欧盟,同意将发展中国家视为关键性的一些农产品取消出口津贴,然而,仍不能满足发展中国家的要求

发展中国家也反对在坎昆会议上发起有关所谓"新加坡议题"的谈判

它们担心,一个新的国际投资体制将使跨国公司受惠,而牺牲发展中国家的利益

所谓"新加坡议题",即关于全球投资、竞争政策、政府采购透明度及贸易便利化的总议题

发达国家对会议的破裂普遍感到失望,因为它严重打击了缔结全球多边贸易协定的进程,将影响或延缓世界经济复苏的步伐

发展中国家则刚好相反,兴高采烈,仿佛在庆祝一项胜利

它们因国家数多、左右了会议、显示了力量而感到自豪

发展中国家的兴奋显然是盲目的

其一,在快速演变的世界格局下,全球经济一体化是大势所趋,如果不能尽早达成完善的多边贸易规则,发展中国家可能再度被遗弃在时代的车轮之后:其二,全球经济疲软,将加深发展中国家的痛苦;其三,没有发达国家的扶持,发展中国家的振兴不可想象

事实上,应该反省的,恰恰是这些发展中国家,究竟为何一再陷入贫困

独裁,腐败,自相残杀,极端民族主义或极端宗教狂热,拒世界文明于国门之外……这类政治或意识形态的恶性循环,连带催生了国民经济的恶性循环

以此次会议上调门最高的巴西为例,在实现了初步的民主化之后,命运一度给予巴西经济起飞的天赐良机,八十年代,内有政经改革,外有美国扶助,巴西经济增长迅猛,引起世界刮目,所谓"二十一世纪将是巴西的世纪"之论甚嚣尘上

然而,因为政经改革的不彻底,民主化的不完善,官场腐败始终不能根除,加之整个社会情绪化地向左转,在内部经济恶化和外债高筑的双重夹击下,重新陷入困境

九十年代中期曾发生严重的金融危机,如果不是美国的紧急搭救,几乎崩溃

当巴西外长阿莫林代表20多个发展中国家庆幸他们成功左右会议的时候,他更应该清楚地了解和反省自己国内的现状

同理,贫富分化日重、依靠外资内债日深、腐败成灾的中国,是否也应该自思:怎样避免步上巴西的后尘

其实,坎昆会议失败,最高兴的还是那些"反全球化"运动的人士

每当世贸组织开会,他们必倾巢出动,大举示威

他们的行为,倒没有多少私利的掺杂,基本上出自一种理想主义

这一理想主义,尽管不切实际,却也对日益商业化的人类,提供了一些警醒

(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陈劲松) © 2004 Radio Free Asia 评论 (0)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